首页 遍尝芳华说滛奢 下章
第8章 噤果初尝(全书完)
 在她婚礼前一周,把她约了出来,送上一份贺礼,一番绵,算是为我们之间有无爱的日子画上一个句号吧。

 后来我曾几回看到她挎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在街上穿行,碰面都只是礼节地打打招呼,她看上去俨然已经是一副小鸟依人,楚楚可怜的样子。我为她能找到这样一个归宿感到由衷的高兴,也默默祝福她今后能过得祥和,安宁。

 我们偶尔通通电话,关心一下对方的生活情况,没有往日的语。有一回他老公罹患“肾结石”还帮忙张罗着请享有盛誉的第一人民医院“樊一刀”主刀。

 郭丽结婚开后,夜生活又开始过得清汤寡水的了,也曾去一些夜店厮混,感觉然无存,不是提不起兴趣,就是草草了事。回总部两次刚好蒋丹被安排出差了。

 那段时间让人憋得很是难受。李毓的工作开展得很出色,将整个辖区的导购工作管理的井井有条。

 多次和我一起,被总部派到其他市场去交流学习。大概是那年八月的事情吧,邻省分公司因严重亏损,公司重新派人盘,以期重整旗鼓,让我和蒋丹去给予帮助和指导。因路程不算太远,单程可能就三四百公里的样子,所以我们就开车过去。

 经过一周的突击,事情基本处理妥当,他们分公司的人在我的后备箱里了慢慢的土特产表示感谢,簇拥着目送我和李毓打道回府。

 收音机的广播里播放着蓝色暴雨预警信息,并通告各条道路的通行情况,据说“虎啸关”附近道路有险情,提醒驾驶员绕道。我要是绕道,那得多出好几百公里,还是先去试试看吧,实在不行再掉头,也就没太多理会。

 行至郊区,信号明显微弱,干脆关掉收音机,听起CD来。李毓不停地换着碟片,切换着各个曲目,也不时跟着哼上两句。离“虎啸关”约莫还有两三公里,遇到洪水已经漫过桥面,可能有二三十米的宽度,我停车观察了着。

 李毓劝说还是掉头吧,别让子把咱冲跑了,我见翻过桥面的水还比较平稳,扔了几个石块试探,最多就十公分的样子。

 艺高人胆大,我决定仗着技术,试上一把。将车调到手动模式,挂低档,闷轰油门,向前冲去,吓得李毓赶紧抓着拉手,一张笑脸卡白卡白。

 只见轮胎撇开洪水,碾出两道水帘,汽车很快驶过桥面。我微笑着自己夸奖自己一句“,这技术,不去开达喀尔简直就是浪费。”李毓惊魂未定的样子,还真有点我见犹怜的感觉,心中不泛起一阵涟漪。

 好景不长,行驶不到一公里,转过一道河湾,已能远远望见“虎啸关”那雄伟的身姿,发现前面路面已经塌方,完全没有通过的可能。

 赶紧掉头,希望还能赶在洪水完全噬小桥的时候返回。可惜事与愿违,山洪比想象中来得更快,迅猛湍急的洪水,打着旋儿,夹杂着漂浮的塑料瓶子,木头板子不停地撞击着小桥的栏杆,看上去栏杆就要被连拔起。

 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是不会淌过去的。李毓显得有些焦急,不停问我“怎么办呀”“怎么办呀”我将车停在一个较高且路基坚实的路段,苦笑了一下:“怎么办,只有等。”

 天空依旧乌云密布,闷雷不时从云端传来,雨忽大忽小的倾泻着,我们在车里静静地休息,看着顺着车窗下的雨水发呆,天色很快也暗了下来,不久李毓在副驾上悄悄进入梦乡。

 她睡觉的样子安详,静谧,嘴角微翘,鼻孔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,她那伴随呼吸有节奏起伏的部,沟若隐若现,百褶裙下雪藕一般的两条大腿,织在一起。可能是最近房事太少,看着这一幕,我的下体变得灼热壮起来。

 我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念,将车窗翕开道隙,希望进来一点凉风吹走我的望,飘进来的却是豆大的雨点,暗骂一声,只得又关好车窗。

 我竟然神差鬼使地在她大腿上摸了一把,紧张得我快要窒息。手感出奇的好,柔,光滑,弹十足,忍不住我又摸了摸。

 不知道她是不是醒了,她双腿动了动,吓得我赶紧缩回手来放在方向盘上,两眼直视前方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用余光瞟了瞟她,并有没醒。

 只是轻微变换了一下坐姿。望促使我再次伸出魔掌,不过这次我比上回要轻得多,幅度也要晓得多。惬意地感受着掌心的舒,并探过头去看她领口里无限的青光,感觉这小妮子睡得特别沉,一直都没有动弹,我的手开始放肆起来。

 还在她的领口摸上一把,隔着罩杯轻轻捏了捏她的房,很硬。可我渐地发现,这小妮子脸开始红。“啊,难道她早就醒了?”“她怎么不反抗?”“万一她斥骂我该如何解决?”

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心里闪电一样划过。可能是浴火中烧吧,我没有细想,直接对着她的嘴亲了上去。啊,她的眼角挂着一滴泪珠。

 她是醒着的,她为什么不反抗?不由我停下了动作。我的手怔在半空中,不知如何是好。李毓缓缓转过头来,美目微张,眉目间没有出的半点责怪的意思。

 我将头向前蹭了蹭,理她可能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,她有些略微的慌张,却没有任何的躲闪。

 我将双缓缓了上去,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,她朱轻启,接住我的热吻。就这样隔着扶手架我们烈拥吻着,息变得沉重起来,车窗外面已经雨过天晴,月朗星疏。

 鉴于上次和蒋丹车震的经验,我将前排位置使劲朝前挪动,一起钻进了后座。后座上发出了窸窸窣窣的衣服声音。借着月光摸索着彼此的身体,她的身体非常紧致,房小而坚,身上淡淡的香味,似有似无。

 她几乎都是在受我的摆布,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,如果不是急促紊乱的呼吸,舒适的体温,良好的手感,以及娇媚可人、语还休的表情,真觉得和充气娃娃没有什么区别。

 那就这样吧,谁叫我先招惹的别人呢。面对如此娇小可爱的美人儿,我也很乐意效劳啊。我不停地在她的感地带刺着,感觉她的已有涓涓细

 “我来了”我在她耳边轻语。她“嗯”了一声,可能她自己也未必听得清晰,又默默地点了点头。视线不好,地方狭窄,让我的小弟弟总是遇到强烈的阻碍。

 我只得用手去分开她紧闭的,将头一点一点杵进去。她发出一声惊呼:“啊,痛”我的小弟弟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阻力。

 “我第一次,”她对我耳语。具又重新掉落出来,前功尽弃。我吻着她,告诉她我会很温柔的,又将具对准她的顶了上去,她喊着痛,推着我的小腹,咬着嘴,不停摇晃着头。

 我停下动作,让她缓口气。她的脸颊挂着两颗泪珠,看来确实很疼。哎,长痛不如短痛,我下定决心,在她缓神的时候,我腹肌一绷,将具狠心地捅了下去。

 一阵刺痛从我的包皮传来,她闷哼一声,一口啃在我的肩甲上,两处的疼痛让我龇牙咧嘴,李毓额头已经上冒出了汗珠。我没敢直接,而是左右缓缓动,折腾十来分钟,她才渐渐感到好了一些,也放开了紧箍在我后背的双手,允许我进行一些必要的活动。

 因为她是第一次,我就一种姿势慢慢耕耘,没有刻意去忍,不多时,就在她的身体里了,两人依偎着在后座上歇息了一会,开始整理衣服。

 打开后座灯,看到坐椅上一片落红,她就这样把她的处子之身献给了我,我就在这荒郊野岭地夺取了一个妙龄女子的贞,我不心中一阵感慨,好在是真皮坐垫,用纸巾很快搽拭干净。

 如果是在古代,这个纸巾应该被制成香囊在枕头下面吧?而现在就只能随手往车窗外面一扔,扔掉的还有她宝贵的童贞。将天窗打开一小,我们在后座上聊着天,说着情话,相拥着进入梦乡。

 梦里,我和她在草原上飞驰,在山涧中追逐,在海中嬉戏,在田野里唱…晨曦从“虎啸关”巍峨的身躯中折过来。

 看着怀里的她还在梦乡徘徊,情不自地在她粉红的小脸上嘬了一口,心中升腾起无限的爱意,暗下决心“姑娘,我一定会善待你的。”李毓也睁开了眼睛,脸的娇羞。

 这一夜,她从未经人事的姑娘,变为果初尝的女人,这一夜,她将她未来的诸多期许都托付给眼前这个男人。我托起她的下颚,柔软的四贴在一起,清晨的鸟鸣在就是一首《爱的协奏曲》,在四周缓缓响起。

 【全书完】
上章 遍尝芳华说滛奢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