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藏原密码 下章
第三十四章 红岭战番狗
刺鹫和久美到离牧人扎营地三五里外的一个山坳子里观察警戒,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,一切都显得安详又宁静。这时两人才松了一口气,可以互相说会话。

 “阿哥,你怀里揣的是什么?”久美见刺鹫的怀里有个羊皮卷子,好奇地问。

 “这是我阿爸临死前给我的,说是一个藏戏的台本,叫嘎巴拉念珠。说里面有我的身世。”

 “真的吗?可你前两天怎么没跟我说起过?”

 “我怕你看到了又想起死去的亲人。”

 “我能看看吗?”久美咬了咬嘴,听说这看似普通的羊皮手卷竟是铁脸热布写的,里面的文字关乎着刺鹫的身世,她又抖擞起了精神。

 “嘘,小声点。”刺鹫警惕地朝周围望了望,才安下心来“当然能看,阿爸还说要是有不识的字就叫我问你呢。”

 “拿来我看。”

 刺鹫忙将怀里已经跳出来了半个身子的羊皮手卷取给久美看,久美看得十分认真,脸上不时闪过悲戚的表情。

 “怎么样?里面怎么说?”

 “阿哥,你的故事可真多啊。”久美目不转睛地盯着手卷上歪歪扭扭的文字。

 “我哪有什么故事啊。应该说是我阿爸的故事多,他老人家孤苦一辈子,临死的时候都还在生我的气。唉!”

 “你的故事真能说上一箩筐,你有一个好妈妈。”

 “那当然。我经常梦到她,你记得吗,小时候你让我拴红线。”

 “记得,你梦到了妈妈了吗?”

 “经常梦到。”

 “你是被你阿爸从铁墓里捡回来的。”

 “什么?”刺鹫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不肯相信。

 “是真的。你出生在马…马鬃滩,滩子里的人陷害你阿爸和你阿妈。你阿妈原来是地主家的少,你阿爸是…”久美将故事里的内容完整地复述给了刺鹫听,等说完了,她的眼眶也红润起来。

 “原来如此!”刺鹫听完恨得咬牙切齿,拳头捏得嘎嘎作响。

 “阿哥,这是一出藏戏台本,等把大家安顿下来,我想学着唱它。阿爸的客人曾经教过我如何配调,如何唱声。”

 “那好啊!我阿爸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…等等!嘘!别出声,有动静。”

 “怎么了?”

 “快过来看。”

 “什么声响?我怎么没听见?”

 “把头低下来。看,你看那边有一群外族人!”

 “我看看!”

 刺鹫和久美正说话间,突然听到异常的声响,他抬头一看,意外地发现远处有一群陌生人在移动。看对方的打扮像是当地的土著。个个穿着整张的兽皮,将头发高高束起,手里持着弓矛。刺鹫睁大眼睛一数,对方足足有上百人,领头的是十几个骑马的<藏原密码>
上章 藏原密码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