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藏原密码 下章
第十九章 独面审判日(1)
离看押刺鹫的帐房不远的地方是千户头人的行帐,此时这里早已围了人,大家情绪都很激动,有七八个人围着头人数落刺鹫的不是,还有三五个妇女坐在地上大声地哭泣哀号,她们是天葬台亡人们的家属。

 “头人,刺鹫玷污了我们的亡人,这是奇大辱!我们几个拍过掌,一致要求您老人家处决他!”

 “对!他这么大的人不该不知道藏人的规矩!请头人下令!”

 “简直无法无天了!”

 千户头人盘腿坐在狼皮毡子上,左手里着一副拇指大小的玛瑙念珠,右手打着哈欠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是谁最早看见他吃人了啊?”

 “我!”

 “还有我!”

 “是我第一个看见的,我当时在后山挖药!”不断有人答着。头人听出来了,最初看见刺鹫的都是些女人。

 “哦!”头人不紧不慢地应道,又歪头了一口水烟,接着慢悠悠地问“那你们的意思该怎么办啊!”“处决刺鹫,还我亡人的尊严!”

 “对!杀了他!”答话的男人居多。

 “哦!”头人又拖长了音调挠了挠鼻子:“照你们这么说杀了这个娃娃就还了你们亡人的尊严了,对吧?”

 “是的头人!”

 “那你说一个死了的人的尊严在哪呢?”头人反问道。

 “这…”底下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!

 “他吃了我们先人的就是不对,这到哪儿都能说上理!”一个中年牧人高声喊道,他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头人,但总觉得自己是占理的,一定要据理力争。

 “既然他吃了你们先人的,那我让他给你吐出来行不行?”

 “那可就脏了!”中年人一脸不悦,可又不敢不回千户头人的话。

 “对嘛!吐出来就脏了,咽下去就好嘛!这样你们祖先也活着,刺鹫也活着,多好啊!是不是?”

 “这…”中年人一时语,他觉得头人的话是怎么听怎么别扭,可又不是句错话,挑不出刺,不好反驳。

 头人不等中年人回话,又问最先看到刺鹫吃人的女人们:“你们几个先别哭,先听我说。我问你们,你们谁家养马?”

 “我家有!”

 “我家也养,有三匹,一匹母马还怀着马驹子呢!”女人们家里几乎家家养马,可她们不知道头人为什么问这么个无关紧要的话。

 “那你们说,如果你们家的马儿贪嘴多吃了半袋口粮,你会杀了马儿,还是它两鞭子,让它长长记,以后多干活,多驮粮食回来将功补过呢?”

 “让马儿多驮粮食嘛,杀了有什么好?一顿就吃光了,留着干活可以干十年,兴许命长一点的能干二十年呢!”

 “是啊!要是换了我,我不会它两鞭子的!吃都吃<藏原密码>
上章 藏原密码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