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腹黑总裁二手凄 下章
第四章
第四章离就离

 通常遇到好朋友悲痛绝时,你的拥抱不离不弃就只最好的安慰,别问当事人发生了什么,时候到了当事人自然会说。就这样李玉陪着袁叶陷入整夜的难眠之中,当然张宇也没好到哪去,他真的不想事情演变成这样,虽然有时也会厌烦袁叶但从没想过离婚,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,有多少人能像他们那样历经了八年的长跑。

 次早晨,张宇还是一如既往得上班,也许别人看不出他今天与往日有什么不同,可胡静一眼就看出来了,不过这对他来说不能够不一定是坏消息,但她聪明的并不问,只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,试问谁不喜欢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不争不吵的女人。

 午餐时间张宇就把昨天袁叶提出离婚的事说了出来,胡静表面惊讶又极力安慰张宇,其实内心的如意算盘已打响了。

 “你要跟她解释呀,女生最忌讳这方面的事了,如果真的需要,我可以出面帮你解释,我们只是酒后”胡静极具善意的说。

 张宇听到她这么说,仿佛雨中见到了彩虹,柳暗花明,同时心里更是增加了对她的感谢与信任。

 “那么我们晚上就去找袁叶解释,好不好。”张宇看着胡静迫切地问。

 胡静表面笑着说好,内心的醋意上涌。

 张宇随即打电话给袁叶,袁叶还窝在上不过这时已睡着了,她实在是太疲倦了,身心疲惫。李玉今天请了假在家陪她,接了电话就问张宇发生了什么事,张宇一味让袁叶接电话。

 李玉无奈只能叫醒袁叶,刚开始袁也不愿接,可是张宇老是打来,袁叶接了电话就火大,张口就说:“离婚协议拟好了吗?”

 张宇赶忙解释说:“昨天自己说的都是无心的,晚上要跟她解释。”

 那知袁叶一口回绝“不必了,我要离婚”就挂了电话。

 张宇气得在这边,用手锤起了墙。胡静刚忙劝阻,安慰他。在这样的压力下有人安慰,张宇感觉内心暖暖的。

 而袁叶这边却很安静,非一般的安静,躺在上的袁叶此时头昏脑。李玉听到离婚可吓坏了,不知所措,就偷偷的给柳柳、男人婆打了电话,让他们速来。接到消息的两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速速赶来。

 原本安静的小屋此刻不安静了。

 柳柳双臂环愤愤地说:“男人就是,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离,一定要离。”

 男人婆则镇定的说:“谁都会犯错的,如果可以何不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。”李玉也是劝和不劝离,赶忙附和说“对对。”

 袁叶,不发一言就在上躺着,她内心也是不相离,可是想着相信一个人真么多年他还是骗了你,就不甘心,再加上张宇昨天说的厌烦她了,心里左右摇摆,离,不离。其实女人的度量都不会有多大,尤其像袁也这样总是把自尊心挂在嘴边的人,即使不离她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面<腹黑总裁二手凄>
上章 腹黑总裁二手凄 下章